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格格府叫价1.4亿 > 正文

格格府叫价1.4亿 便衣警察押解嫌犯蹲坐火车过道 其身上曾缝过142针

2017-10-23 06:52:39作者:温王李重茂 浏览次数:22211次
摘要:摘自格格府叫价1.4亿张云忠冷笑道:“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各位张家子弟,我大哥张云龙,就是死在张云虎与张云轩手里!”“那就不知道了,我又不是考古者。”左非白道。“真拿你没办法,你可别打扰到左先生休息啊。”

“为什么不能?”袁正风笑道:“欧阳先生,你是不知道,在明祖陵,左师傅可是玩儿了一把湖中点穴,那般风采,老夫直到现在,还很神往啊……”曼玉不料左非白变招如此之快,“哧”的一声,胸前穴道已经被木条狠狠刺中,一瞬间便半身酸麻,站立不稳倒了下去!左非白跟随洪浩来到前院,见到了明三秋,说道:“明兄,帮我算一卦吧。”

  “刑警坐火车过道押解逃犯”照片感动网友 “老刑侦”周扬曾多次负伤并获过二级英模

  “坚持坐过道刑警”身上缝过142针

  一张便衣警察押解嫌犯返程的照片连日来刷爆网络。照片中,穿着格纹衬衫和蓝色马甲的中年民警蹲坐在火车过道外侧,怀抱着外套一脸疲倦,在他身侧靠里位置“护着”犯罪嫌疑人。知情人解释,押解犯人归案时间紧迫,因为买不到坐票,又担心嫌犯在火车上趁乱逃脱,所以才会出现照片中“民警坐在过道上贴身看护嫌犯”的一幕。

周扬押解着嫌犯坐在过道上

  10月21日,热传照片中的民警周扬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走红是个意外。”他称,很多人事后评价他们工作辛苦,但他认为,这就是一次很平常的抓捕和押解过程,“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前期负责蹲守、排查的同事们也很辛苦。再说了,我们做刑警,无非是‘走到哪里,干到哪里,睡到哪里’,学会苦中作乐,以平常心对待工作就好。”

  周扬是浙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参加公安工作21年,曾获“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称号。抓捕、押解逃犯,对经验丰富的“老刑侦”周扬来说是“家常便饭”。11处大伤疤、缝过142针,外加一个弹伤,见证了周扬的功勋。

  日前,鹿城警方获得一条线索:一名涉嫌寻衅滋事罪的刑拘在逃人员杨某出现在河南驻马店泌阳县。1974年出生的杨某曾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刑,2010年出狱。今年10月份,杨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上网追逃。

  考虑到杨某有暴力犯罪前科,分局安排有丰富追逃经验的周扬带队赴河南追逃。经过一夜的部署,16日周扬一行飞抵郑州,随后,他们搭乘城际高铁、动车、中巴车,辗转驻马店、泌阳县城,来到嫌疑人可能的藏身之处泌阳县赊湾镇。

  追逃于第二天取得实质性进展。10月17日上午,办案民警在一超市门口发现了嫌疑人驾驶的车辆,为确保万无一失,周扬与当地警方商定,三人上楼伺机抓捕,安排两名民警在一楼守候,其余人在超市外待命。

  随后,周扬与当地一名刑警打头阵,乔装成顾客进入嫌疑人经营的超市,并最终在超市二楼一处房门虚掩的房间内将犯罪嫌疑人杨某制服。当天,杨某被依法刑拘,羁押在泌阳看守所。

  办案时间紧迫,10月18日一早,周扬与同事到当地办理了相关手续后,押解嫌疑人杨某返回温州。由于没有直达的列车,周扬一行带着犯罪嫌疑人先是从赊湾镇倒车到泌阳县,再从县里搭车到达驻马店。随后,他们乘坐动车从“驻马店西”出发,到达“郑州东”,再转乘至“杭州东”,最后换乘动车返回温州。当晚8时40分左右,一行人终于到达温州,杨某被安全移交给其他民警。

  对话

  刑警周扬:每一次押解都不能松懈

  从警多年,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抓捕,多次从险境中全身而退的周扬却因为一张坐过道的照片而走红。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周扬说,照片由同事拍摄,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安排,也是为安全考虑,即使是抓到逃犯押解返回,也要“一直保持警戒和细心”。

  没买到坐票

  民警守着嫌犯蹲坐火车过道

  北青报:押解途中,为什么会坐在过道上?

  周扬:整个押解行程用了12个小时左右,天亮出发,天黑才到家。照片里的事,发生在转乘“郑州东”到“杭州东”的动车上,那趟车车程4小时52分钟,没买到坐票。借坐别人的空位置,总要来来回回起身,很不方便,也很不安全,押解途中比较累,就坐过道上了。

  北青报:“挨着嫌犯坐在过道上”的押解照片,是怎么拍下来的?

  周扬:照片里只看到我一个(民警),其实斜对面还有我的两个同事。当时其中一个新同事在新警群里聊天,别人问他在做什么,他说在出差,就随手拍了一张对面我在看守嫌犯的照片发到群里了,后来被转发出去了。

周扬没能买到坐票

  为保证安全

  用衣服挡住“紧急出口”开关

  北青报:怎么保证这次押解过程的安全性?

  周扬:就像我当时跟同事交待的那样,“外松内紧”吧。他(嫌犯杨某)有命案前科,性格也比较凶悍,火车开动的时候,我让他靠过道里侧,我贴着他坐在外侧,蹲坐着、环着他,防止他有机会脱逃。火车靠站之前,我会和同事们把他换到其他安全区域。

  北青报:坐在过道上,会担心有一些突发情况吗?

  周扬:动车车门附近不是有“紧急出口”的开关嘛,每次停靠站或者换位置,我会让嫌犯背对着开关坐下来,或者直接挂一件外套挡住开关,不让他注意到。他途中要求上洗手间,让我给他把手铐松一点,我没同意,嫌犯说我胆子很小,但对我来说,每一次押解都要有警戒心理,一点不能松懈。

  因照片“走红”

  老刑侦说“关注越多责任越大”

  北青报:怎么看自己因为押解逃犯的照片“红了”?

  周扬:当时是同事抓拍的照片,我都不知道,一开始看到照片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照片里拍的我在挠头呢,形象不太好,哈哈。但是后来身边朋友、同行都在转,我才知道这个事挺火的。但是受到的关注越多,承担的责任也越大,对我来说,以后也要继续干好本职工作。

  北青报:家人知道这件事吗?

  周扬:看到我丈母娘在家族群里转了这事相关的消息,应该是她朋友转给她的,家里人应该是都知道了。但他们不会说为我骄傲或者什么,叮嘱我最多的还是说“要小心”、“注意安全”,毕竟对爱人对孩子来说,我是家里的顶梁柱。

  北青报:从警多年,给你最深刻的体会是什么?

  周扬:大案要案经历得多了,给我感觉最深刻的是要随时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举个例子,多年前我参与一起绑架案的侦破。当时绑匪索要20万元,得手后,他开着车往前走,我们穿着便衣跨在摩托车上紧跟着他。开出一段路后,绑匪突然从被害人的车里下来了,往巷子里跑。一开始抓捕很顺利,我追到巷子里堵上了他,然后跟同事合力控制住他,但谁也没想到,他腰间还别着刀,控制过程中,他扎伤了我一个同事的手。虽然没发生更严重的事故,但给我提了一个醒,要一直保持警戒和细心。即使是抓到了逃犯,这种看似已经板上钉钉的事,也要随时做好应对突发状况的准备。

  文/本报记者 张雅

乔真确实没法自己走,便点了点头。陆鸿钢急忙叫人前来钉上木桩,然后问道:“现在咱们怎么办?”左非白道:“此间事了,我也该回去了。”

于是,换为左非白开车,柱子继续指路,临近中午时分,终于靠近了一个小山村。今天的欧阳诗诗,穿着一身淡粉色的礼服,格外亮眼,完全是今天的主角。

左非白急忙和众人进去,问候道:“洪老太爷,近来身体可好?”霎时间,飞沙走石,地面上的青砖不断破裂,被波及到的木柱与石墙也都是轰然碎裂,两人战的难解难分,速度也是奇快无比,左非白用鬼眼才能勉强跟得上两人的出招速度。

左非白皱了皱眉道:“何必那么麻烦,一局定输赢就好,你来,我跟你打。”“先生……我们……伺候您沐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