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关晓彤扮演玛丽苏 > 正文

关晓彤扮演玛丽苏 连续两年找不到赞助 江苏男排主教练无奈自嘲

2017-10-23 06:52:12作者:冯道之 浏览次数:34632次
摘要:摘自关晓彤扮演玛丽苏左非白此时只觉得异常疲累,天师元神虽然将他的修为暂时提升到了半步先天的地步,但是对于他的肉体力量和上清真气却是透支性的消耗,此时左非白当然能够感觉到那种空虚之感。要知道,佛门的饮食,世世代代都钻研素斋饭,所以别有一番领悟,做出的斋菜虽然没有荤腥,却另有其独特的风味。“嗯……我就借用一天而已,我们会提前一天过去的。”

“哦,无论如何,还是要多谢慕容兄来给我提这个醒了,既然慕容兄有意助拳,就在我这里先住下来吧。”左非白道。左非白觉得,是时候开始行动了。“是我!”左非白淡定的向前走了两步。

  连续两年找不到赞助 江苏男排今年恐将继续“裸奔”

  刚刚在全国锦标赛上夺得冠军、天津全运会上勇夺第四的江苏男排,这个赛季排球联赛恐怕又要“裸奔”了!

  昨晚,当记者联系上江苏男排主教练卢卫中时,他恰好参加完弟子魏加财的婚礼往家赶,刚刚送出红包的他开玩笑说:“现在我是到处‘放血’,却没人给我们男排‘输血’。联赛11月5日就将开打了,我们球队的冠名赞助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卢卫中(中)。殷小平 摄

  扬子晚报记者 殷小平

  赞助难找――

  江苏男排恐将继续“裸奔”

  这已经不是江苏男排第一次“裸奔”,去年联赛,江苏男排就因为联赛前没有找到赞助商而“裸奔”。

  江苏男排2015年正式成立了俱乐部,但这个俱乐部显然有点名不副实,江苏男排俱乐部仅仅在成立当年得到了正荣置业南京公司的鼎力支持,拿到了一笔接近300万元的赞助款,第二年,江苏男排就断了炊,最终还是依靠江苏省体育局的产业引导资金才勉强撑过了一个赛季联赛。

  今年男排联赛11月5日开打,但到目前为止,江苏男排的冠名赞助还没有落实。“我们仙林基地的领导也在积极地帮我们想办法,一把手都亲自上阵了,接触了很多家企业,但最后都不了了之,现在有一些还在谈,不过时间不多了,希望在联赛之前,那些有实力的企业能挺身而出拉我们一把。”

  领队没定――

  新赛季差点成三无球队

  除了赞助没有落实,球队的领队人选到目前也还没有确定。

  卢卫中告诉记者:“我们原来的领队刘东峰去仙林训练中心训练部当部长了,领队的位置目前空缺。这个职位相当重要,球队很多对内对外的事务都是领队在做。新赛季没几天了,如果新领队不能及时到位,我们教练组就要既当爹又当妈了。”据了解,目前男排教练组人手非常紧缺,在编的就张晨一个,这个赛季还将兼任队员。卢卫中真正的助手只有孟宪一和陈平,而且这两位助手还没有拿到正式编制。

  除了赞助和领队,球队今年联赛的主场也让卢卫中操了不少心,直到最近这几天,球队才和南京大学达成协议,继续租用仙林校区的方肇周体育馆作为今年男排联赛主场。“要是主场再搞不定,我们真就成‘三无’球队了。”卢卫中苦笑着说。

  新规逼人――

  一批老将恐将面临调整

  虽然球队再次面临“裸奔”,但卢卫中表示,江苏男排今年联赛的目标没变,依然是“保八争六”。

  2017年对江苏男排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但也是克服困难创造奇迹的一年:在最近四年从未在联赛闯进前八的情况下,今年天津全运会竟然勇夺第四,甚至还差点在半决赛掀翻八一(苦战5局,最后两分惜败),打进决赛。10天前在河南漯河结束的全国锦标赛上,江苏男排在张晨等老将没有参赛的情况下,依然勇夺冠军,展现出了江苏男排朝气蓬勃的一面。

  今年,中国排协对排球联赛进行“提档升级”,不仅将名称改为“中国排球超级联赛”,还对参赛队伍进行扩军,参赛球队从12支增加到14支。参赛队伍的增加,意味着竞争对手的增加,比如刚刚升上来的广东男排,今年改名为深圳男排,一下子引进了三名外援,实力大增,也成为江苏男排的竞争对手,尽管如此,江苏男排今年依然维持去年“保八争六”的目标。

  这个目标看似不高,但要想完成并不容易,除了对手增多,对手实力增加,江苏男排自身也面临着新老交替的问题。

  “前不久,排协出台新规,下届全运会,每个队伍必须有4名21-22周岁的年轻适龄球员进入12人名单,这意味着下个全运会周期我们将有好几位老将面临退役。”卢卫中表示:“为尽早准备和适应这一新规,我们将从今年联赛开始增加年轻人的锻炼机会。”

  至于老将张晨,卢卫中透露:“张晨今年联赛肯定还会继续打,这不仅是江苏男排的需要,也是中国男排的需要,他现在仍是国内状态最好的主攻,不出意外,他会一直打到东京奥运会。”

朱三少涨红了脸道:“不……我……我是为了祖陵的事回来的。”那金发帅哥笑着登上岸,与左非白握了握手,用华夏语笑道:“您一定就是左先生了吧?您好,我是老大派来接您的,我叫库克。”当左非白踏入大阵第一步之时,整个地域忽然生出变化。

转完了天波杨府,杨文孝引着众人从后门而出,进入一个“游客止步”的小路之内,行了大概上百米之远,就开到一座院子。林玲白了左非白一眼,笑道:“想得美。”

左非白解释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最早是用来形容黄河的,黄河在历史上多次改道,据记载,黄河河边的村落或许几十年前在河东边,几十年后,因为黄河改道,却变到了河西边,或许本来是背山面水的风水宝地,但这么一改道,风水也就变了,或许原本风水不好的村落,就此转了运,这就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乔真轻叹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左师傅,你就是这样的人,只是……你还这么年轻,身上的担子却是有些太重了些。不如……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黎颖芝叹道:“这陈禹,还真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呢……为了左非白,居然连自己和老婆的命也不要了。”王家人见状,都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