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温佩琪 > 正文

温佩琪 全运会增设群众项目比赛 让草根也有大舞台

2017-09-08 19:13:24作者:周慎靓王姬定 浏览次数:66642次
摘要:摘自温佩琪明三秋苦笑道:“其实,要说没有动过那心思,也是谎话,但……想想我们明家代代做着这样的事,这就是一种传承,如果在我这里坏了规矩,那么历代祖宗泉下有知,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两名弟子叹道:“主持还在昏迷当中,没有苏醒的迹象。”左非白一入对面的石门,忽然一团青光一闪,竟钻进了左非白鼻孔之内!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左非白没有说,那就是那一支乌云蔽日卦。左非白点头道:“那就多谢萧会长了。”“真人不敢当,正是在下。”左非白笑了笑。

  全运会增设群众项目比赛,圆了很多业余运动员的全运梦

  全民全运,草根也有大舞台

  长沙晚报天津专电 特派记者 赵紫名

  3日,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项目羽毛球赛落幕。“作为一名酷爱羽毛球的业余爱好者,在步入花甲之年的时候,能跨入全运会的大门是做梦都没想过。”59岁的孙桂萍来自株洲,是一名普通的退休人员,谈起参加全运会的感受,她非常开心也非常享受。

得益于全运会的改革,使得孙桂萍这样的羽毛球业余爱好者也有机会登上全运会的舞台。涂新辉 供图
得益于全运会的改革,使得孙桂萍这样的羽毛球业余爱好者也有机会登上全运会的舞台。涂新辉 供图

  增设19个群众项目,增强普通群众的获得感和荣誉感……得益于天津全运会的改革,孙桂萍和其他200名业余羽毛球选手一样,登上了全运会舞台,成为这个竞技场上名副其实的主角。

  羽球追梦 花甲之年闯全运

  随后发生的事情很偶然,孙桂萍在朋友的鼓励下报名全国中老年赛和全球华人杯赛并一举夺得女单冠军。从此以后孙桂萍一发不可收拾,奔赴全国各地进行比赛,作为一个全民健身的积极参与者,孙桂萍不仅收获了健康,还收获了快乐。

  让孙桂萍倍感荣幸的是,已经退役的湘籍羽毛球世界冠军龚睿那出任本次湖南省全运会群众项目羽毛球队的总教头,作为一个业余选手,接受世界冠军的专业指导,这也是孙桂萍非常得意的经历。

  “按农村话讲我已是60岁的老太婆了,但为了上全运,我坚持每天苦练基本功三个小时,并和许多年轻人或男选手对练。”在参赛之前,孙桂萍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的目标,比赛不管输赢,重在参与,享受过程。

  每每看到选手们在球场上拼尽全力,又尽情享受比赛的样子,龚睿那总会会心一笑,“12年前,我是以运动员的身份参加全运会,没想到12年后能够有机会以教练的身份参加全运会,非常荣幸。这是全运会历史上第一次有群众组比赛,真的是挺特别的,给了更多喜欢羽毛球运动的人机会。”

  全民参与 体育强国不是梦

  努力拼搏挥洒汗水、尊重对手收获友谊……参赛选手们在尽情享受全运会比赛的同时,纷纷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展现了业余羽毛球爱好者良好的精神面貌,诠释了健康、乐观、积极、向上的体育精神。

  “对于羽毛球爱好者而言,登上全运会所带来的动力是其他任何比赛无法相比的,全民参与的热情说明我们国家的竞技体育正在转型,未来一定会有一大批好苗子冒出来。”龚睿那对记者说。

  不仅仅是羽毛球,天津全运会新设立的19个群众比赛项目都是如此,群众项目的加入使全运会更加接人气、通地气,通过让普通老百姓亲身参与比赛竞争,激发了人民群众参与全运会、 享受全运会的热情。

  从乒乓球、羽毛球、马拉松这样的热门健身项目,到轮滑、攀岩这样的新兴运动,再到围棋、象棋、桥牌这样的智力项目,可以说是应有尽有。这些项目基本都有海选、预赛等环节,吸引的参赛者不计其数,最终站上全运会决赛场的“业余选手”也达到8022名。参赛人群覆盖了全国各地、各行各业,充分体现了“全民”特性。

  这个时候,全运会已从狭义的争金夺银,进化到广义的全民健身。体育的实质就是强身健体,专业运动员可以在这个舞台上展现他们刻苦训练后达到的最顶级状态,平常百姓也有资格以参与为乐走向前台。荣誉和名次并不重要,通过这个过程,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运动乐趣,这才是体育的本质。

  最顶尖的竞技体育当然值得欣赏,而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喜好的体育项目上,努力去做得更好,都有机会在更广阔的平台上亮相,那么体育强国梦,也就不再是梦了。

左非白怒道:“这么说来,就是他将陈禹变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的?”左非白微笑道:“所以我说你感觉不到,但是时间长了,这种症状量变产生质变,一旦爆发,您就病倒了,你病倒的原因,实际上是阴气附体。”“完全正确,知我者,袁师傅也。”左非白笑道。

左非白也不着急,会到上清观这些天来,自己无忧无虑,好像回到了那十年之中的日子,也算是颇为清净。“啊啊啊啊……饶了我……饶了我吧!”彪哥知道此时,才知道左非白是个高人,是绝对惹不得的人物,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本来是没关系,不过嘛……”张九莲笑道:“你抢了我们在明祖陵的事情,我一直想要跟你有个了解,如果你眼睛一直是这样,那就好说,如果不是……那么我也不想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反正你已经废了,我们也只能自认倒霉了,呵呵……”“哎……你放心,左师兄,有我们神医师徒在,治好你的眼睛那是不在话下的。”陈一涵笑道。

左非白忽道:“我看……这玉质还看得过去,买回去磨平印文,改刻为自己的名章算了。”左非白道:“我找李佳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