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曹格娇妻身材逆天 > 正文

曹格娇妻身材逆天 枪击事件引发美国国会控枪争论 两党陷严重分歧

2017-10-07 23:42:41作者:肖宙轩 浏览次数:84908次
摘要:摘自曹格娇妻身材逆天众人见左非白年纪轻轻,胆子不小,纷纷议论了起来:林玲眨了眨眼睛,笑道:“我多神通广大啊?你不告诉我,我不会自己打听么,呵呵……”“不错。”左非白点头。

“杂毛小道,你的装束都挺专业的嘛,嗯?”一个光头大汉首当其冲,握着一截钢管儿,当头便向左非白砸去。林玲道:“你一会儿有事吗?没事的话,我们现在就走,路上别走别说吧。”两人上了出租车后座,出租车发动,司机从后视镜中不断看向左非白,笑道:“现在的道士真开放啊,啧啧……”

  中新网10月4日电 据美媒报道,当地时间1日晚间发生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的枪击事件再度引起美国国会新一波有关枪支管控的争论。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呼吁尽快展开枪支暴力的改革。与此同时,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则表示,现在讨论枪支管控的立法还为时过早。

  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乡村音乐会的枪击事件,导致至少59人死亡,500多人受伤,为美国史上死伤规模最大的枪击暴力。

2日,警方在酒店四周拉起警戒线,警车和全副武装的警察严阵以待,不少媒体记者和游客也聚集于此。 中新社记者 张朔 摄
2日,警方在酒店四周拉起警戒线,警车和全副武装的警察严阵以待,不少媒体记者和游客也聚集于此。 中新社记者 张朔 摄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3日在参议院院会上发言,响应其他民主党人的呼声,向共和党喊话要求在控枪问题上进行合作。

  舒默在院会致词时说:“我们无法从地球上消除邪恶和疯狂,但我们可以尽能力所及让我们国家成为一个更安全的地方,我们需要合理的改革,而这些改革都获得了广大民众的支持。”

  舒默还要求总统特朗普承诺将不惜动用否决权来阻止一项能让民众较为轻易购买枪支消音器的立法。

  “今天我在此呼吁总统站出来反对那项有关消音器的荒谬法案,并威胁如果必要的话将不惜动用否决权来终止那项法案,”舒默说,“我还呼吁特朗普召集所有国会领导人,让两党清楚知道他已准备好,也愿意解决枪支安全问题。他应该要告诉他同党的同仁,现在该处理这个每年导致3万多名美国人丧生的问题了。”

资料图片: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在白宫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
资料图片: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在白宫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

  这项有关民众购买消音器的立法由众议院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籍众议员邓肯提出,即使在共和党主导的众议院获得通过,还需要参议院至少8名民主党人的支持才能顺利将法案送交白宫由总统签署成为法律。

  众议院议长瑞安3日在记者会上说,这项(消音器)立法目前没有被安排在表决议程上。瑞安说:“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被排进议程。”

  面对排山倒海而来要求展开枪支管控改革的呼声,瑞安在回答问题时没有谈到枪支暴力,不过他强调了精神方面的问题是这些悲剧背后的原因。

  瑞安说:“我们从这些枪击事件学到的一件事,许多枪击事件底下透露了精神疾病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花几年的时间来推动有关精神疾病的改革法案,这就是为什么众议院在一年前通过了心理健康的改革法案,而那项法案已经成为了立法。我们能看到问题和看到隐藏在这些悲剧背后的问题很重要,心理健康改革是确保我们避免这些事情的重要部分。这就是我们国会能做的,确保我们能防患于未然。”

  尽管民主党人一再高声呼吁共和党采取合作态度,目前没有迹象显示两党在有关议题上的差异有缩小的趋势。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麦康奈尔也避开正面谈论枪支暴力的议题,“有关调查尚未完成,我认为如果要讨论立法解决方案的话,时机还不成熟”。

  麦康奈尔说:“我认为将事件政治化很不妥当。调查还在进行中,我们应该看看最后结果是什么。与此同时,我们共和党现在的首要目标是税制改革。”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2日则呼吁成立特别小组委员会,就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枪击案进行独立调查。佩洛西的计划提到,成立特别小组委员会将针对枪支暴力进行调查研究,并为国会提供立法建议。

随后,左非白跳下高地,走到了山洞旁边的土地之上,蹲下身去,用手抓了一把土揉了揉,又换了好几个地方,做了同样的事。“左师傅,哈哈……最近没什么事吧?白沐风应该已经彻底垮台了。”不止是李佳斌,所有人都充满好奇的看向左非白,他们都想知道,这玉和徐福到底有什么关系。

李佳斌道:“当然,左师傅,我们在这里等你多时了。”“你担心神医前辈遇到了什么麻烦?”左非白问道。

小丽闻言讪讪的闭上了嘴,心中却把左非白骂了一百遍。“很好,罗总,谢谢你。”左非白道。

“您别这么说,程大师。”左非白笑道:“主要是令公子福泽深厚,托您的福,这才逢凶化吉,我可不敢居功啊。”虽说五百万对于乔云来说或许并不是多大的数目,但是这本来便是唐书剑的事,若是借了乔云的钱,自己欠了乔云人情不说,万一出了什么变故,五百万对于现在的左非白来说可不是小数目。